姬扬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www.blog.sciencetimes.com.cn/u/jiyang1971

博文

高考30周年纪念

已有 2434 次阅读 2018-7-5 17:08 |个人分类:回忆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三十年河东 三十年河西

 

 

1988年77-9日,是我参加高考的日子。

高考是唯一重要的考试。与高考相比,其他考试都是小儿科。此前的6年,为高考做准备;此后的5年,享用高考的成果。然后就再也不用考试了,人生有许多比考试更重要、也更加困难的事情要做。

那时候还是全国统考,理科考七门,语数英、理化生、再加上政治,总计710分。因为我碰巧擅长考试,又在很好的中学经过了严格的训练,终于如愿考上了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八十年代的科大,正是名声最响亮的时候,可是像我这样从给小地方来的人,并不知道她已经走到了命运的转折点。

我因为一直擅长考试,所以还算幸运,能够在当时最好的学校里上学。我初中就开始住校,每一两周回家一次;高中跑得更远,每一两月回家一次。初中的时候,住的还是土炕;高中的条件好多了,宿舍里是架子床。八十年代的中学,条件是很艰苦的,不过当时人人如此,消息也非常闭塞,当时并不觉得有什么特别,现在听到衡水中学之类的、也不觉得他们有多么艰苦。

那时候,晋城一中就已经是省重点中学了,虽然不像太原五中、康杰中学之类的那么有名,但也是很好了。那时候,每年级有7个班(2个文科班和5个理科班),总共500人左右。每年高考,大专以上能考两三百人(大学扩招还是很久以后的事情呢),省外的大学大概有几十名,像科大、清北这样的学校,每年也能考上一两个。当时觉得很了不起了,可是跟现在每年清北一二十个是没法子比的——当然现在每年级已经增加到二十来个班、一两千人了,而且初中部也没有了。

现在想起来,我们那时候的老师应该都是很年轻的。就算年纪最大的物理老师和化学老师,很可能也就是我现在这个年纪。政治老师在我们毕业后没几年就因为难产而过世了。至于我们的班主任数学老师,当时觉得他很大(可能跟他很严厉有关),跟我们完全不是一代人,其实也只比我们大个七八岁,在我们入学前一两年刚到学校工作。我记得最清楚的一件事是他在高三的时候对我说,要重视高考、不要太自负,考砸了你也会上个不错的学校,但你会后悔的。好在我听进去了他这句话,高考的时候没有掉链子。现在他也是校领导了,而高一时教过我们的英语老师则是现在的校长。我的一位高中同学毕业回到母校任职,已经超过25年,早就是教学骨干了。

那时候的研究生很少,我们后来的英语老师好像是学校里第一个研究生学历的老师,而我们班主任的爱人是研究生,我们都觉得他很了不起。现在研究生不稀罕了。

毕业后没多久,我家就搬家了,所以就很少回去了。中学的时候,离家比较远,周末有时候去同学家玩,有时候班里也组织个活动什么的。现在却很少有机会了。有时候因为出差的机会,也见过几个同学,但是有些人30年没有见过了。即使那些在太原上学的同学,也有很多人25年没见过了。10年前班里有一次聚会,见了很多老师和同学,今年是毕业30年,却没有机会回去,只是在微信群里看到大家的聚会。

三十年过去,弹指一挥间。那时候,我还很年轻。



http://www.blog.sciencetimes.com.cn/blog-1319915-1122426.html

上一篇:《美国世纪的物理学》译者的话
下一篇:谈谈超级高铁

16 蔡宁 李颖业 武夷山 曾泳春 邢志忠 张鹰 邢峥 张能立 秦逸人 宁利中 徐令予 张鹏举 谢力 刘立 王春艳 吕泰省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25 08:3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