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散步分享 http://www.blog.sciencetimes.com.cn/u/fqng1008 前三十年写日记,后三十年写博客

博文

[转载]肺结核病发现的历史沿革研究

已有 1073 次阅读 2021-12-3 18:42 |个人分类:医学史话|系统分类:论文交流|文章来源:转载

资料来源:石俊仕,张慧敏,徐博,肖玉环,石连科. 肺结核病发现的历史沿革研究中国热带医学,2008,(4):606-608

1  我国传统医学对结核病发现认识的历史沿革

结核病俗名痨病,病名在中国历代沿用很多,宋代以前,反映结核病的传染性的名称有尸疰、劳疰、虫疰、毒疰、鬼疰、传尸等。根据症状特点名称有肺瘘疾、劳嗽、急痨等。从宋代开始用痨瘵(痨病)作为统称,代替了其他名称,从晚清至今,中医称肺结核为肺痨。西医传入我国后,一般称之为肺结核[3]。

1.1  我国古代对结核病发现的认识  古代两千多年前,《黄帝内经·素问》所载“传乘”,其症状有“大骨枯稿,大肉陷下。胸中气满,喘息不便,内痛引肩项,身热,脱肉破腘”等。

东汉张仲景在《金匮要略》中描述“虚劳”有“手足烦热、盗汗、虚烦不得眠”和“马刀侠瘿”等,都与肺结核症状和淋巴结结核相类似。“传乘”、“虚劳”虽难肯定就是肺结核,但包括肺结核。

华佗的《中藏经·传尸》描述为 “或因酒食而遇,或问病吊丧而得,......钟此病死之气,染而为疾,故曰传尸也”。“传尸者非为一门相染而成也,人之血气衰弱,藏府虚赢,中于鬼气,因感其邪,遂成其疾”,说明结核病不一定造成全家传染,只有抵抗力低的人,才会感染发病。由此可以看出我国的医学家已经能辩证认识到肺结核病的传染性。

晋代葛洪(281~361年)在《肘后备急方》中论及“尸疰”一病:累年积月,渐就顿滞,以至于死,死后复传之旁人,乃至灭门,由此可以看出,葛洪已初步认识到结核病是一种家族性传播的慢性传染病。

隋朝巢元方《诸病源候论·虚劳咳嗽候 》说明肺痨是以咳嗽、胸痛、喘息、咯血为特征的一种病症。唐朝孙思邈《千金要方》已经把尸疰、毒疰列入肺脏病篇。同时期的王焘《外台密要·卷十六》指出:“肺痨热,损肺生虫,......生肺虫,在肺为病”,提出“肺虫”致病说。唐代王焘(公元 8世纪)援引《苏游论》说,“肺劳热损肺生虫,形如蚕,在肺为病”,设想到“虫”活生物可能为肺结核病原体。

宋朝许叔微《普济本事方·诸虫飞尸鬼疰》认为:“肺虫居肺叶之内,蚀入肺系,故成瘵疾,咯血声嘶”。宋朝的陈言《三因方》与严用和的《济生方》均列入痨瘵专篇,将肺痨与一般的虚劳区别开来。同期的杨仁斋在《仁斋直指方》中提出:“治瘵疾,杀瘵虫”的治疗方法。

元朝的朱丹溪《丹溪心法·痨瘵·附录》记载:“盖劳之由,因人之壮年,气血完聚,精液充满之际,不能保养性命,酒色是贪,日夜枕嗜,无有休息,以至耗散真元,虚败精液”,强调痨瘵形成的内在因素,至病机理为“火盛金衰”。元朝的葛可久所著《十药神书》在充分认识肺痨的基础上,总结出了肺痨治疗的首部专著。

明代的李梃《医学入门》指出肺痨六大主症为:“潮、汗、咳嗽,或见血, 或遗精”。龚廷贤《寿世保元·劳瘵》指出肺痨的致病机理为:“由相火上乘肺金而成”。张景岳在《景岳全书》中云:“至若劳瘵之有不同者,或以骨蒸、或以干咳,甚至吐血吐痰,营卫俱败,尪羸日甚,此其积渐有日,本末俱竭而然”,认为肺痨是慢性消耗性疾病。刘渊然在《上清紫庭追痨仙方》中阐述,“传尸痨瘵皆心受病,气血凝,故有成虫者,盖由饮食酒色忧思丧真,遂至于此”,指明肺结核发病常先由各种原因耗伤元气,减低抵抗力,然后“痨虫”之类外来病原体才会侵入体内而致病。李中梓《医宗必读·痨瘵》确立了“补虚以补元, 杀虫以绝其根”的治疗方法,认为:“能杀其虫,虽病者不生,亦可绝其传疰耳”,强调了为预防传染,杀虫十分重要。徐春甫(1537)《古今医绳》中谈到:“凡人有此症,便宜早治,缓则不及事矣”,“凡亲近之人不能回避,须要饮食适宜,不可着饿,体若虚者可服补药,身边可带安息香,大能杀劳虫”。一方面强调早期治疗,另一方面也向密切接触者提出注意保健,防止接触感染。

清代李用粹《证治汇补》对结核病的描述:“痨瘵外候,睡中盗汗,午后发热,烦躁咳嗽,倦怠无力,饮食少进,痰涎带血,咯唾吐衄,肌肉消瘦”等[3~6]。

1.2  祖国医学对结核病的认识小结  数千年来祖国医学对结核病的认识是随着医学科学的发展而演变的。对肺结核发病的认识是从人体本身和病原体两方面来考虑的,对症状描述相当细致,对结核病的传染性也有了明确的认识。总结中国医学对肺痨的认识,可大约分为三个阶段,一是汉朝以前认为肺结核属于虚劳病的范畴。二是从汉代至唐代,古人已经认识到肺结核具有传染性。三是宋代以后,对于结核病的病因机理的认识和治疗方药日趋系统完善[3,4]。

2  外国人发现结核病的历史沿革

2.1  外国古人对结核病的认识  有人类就有结核病已经被很多事例证实。Bartheles证明,在德国的 Heideberg石器时代人的第 4、5胸椎有典型的结核性病变,证明了距今 7000年以前的古代已经有结核性疾病。从发掘的古代埃及墓葬中的木乃伊脊椎上也发现了结核性病变。在努比亚(Nubia)的木乃伊有5例脊椎结核,第五王朝(公元前 2500年)的木乃伊发现有骨关节结核。希腊人 Hippocrates(公元前 460~377年)总结了埃及以往的医学和自己的丰富经验,第一次详细记载了肺结核,而且认为结核病是传染性疾病。罗马时代, Celsus(公元前43年~公元 20年)和 Plinius(公元 23~79年)对肺结核作了详细记载,其中提到气候条件、转地疗法、开放疗法等。罗马的Galenus(公元134~201年)详细地记述了肺结核患者的对症疗法,在山腰部干燥地带开设疗养院进行开放疗法、营养疗法,而且每日生活规则,午饭后有 2h安静休息时间。第3世纪罗马帝国衰落,文化中心由罗马帝国转移到阿拉伯。以Galenus的医书为基础,阿拉伯医师 Avicenna(公元981~1037年)的医书支配着欧洲医学,这一时期是医学史上混乱的时代,对结核病认识没有发展[5,7,8]。

2.2  对结核病病原体的认识  公元1483~1538年,意大利的Fracastoro在其论文“接触传染病及其治疗”中论述了健康者与肺结核病人一起居住可发病,病人的衣服2年后仍有传染性,使用病人衣服可传染结核病。意大利的 K·Marten于1720年提出肺结核的原因是由眼睛看不到的小生物引起的,并发表有关论文。1751年,西班牙国王 Ferdinand六世出台了结核病预防法,规定要报告结核病,要烧掉病人使用的衣物、家具等。

1753年佛罗伦萨(Firenge)出台法令,规定结核病人使用的衣物和家具都要烧掉,以达消毒目的。虽然,从古希腊人 Hippocrates时就知道肺结核病人的传染性,但是用结核病人的痰标本进行动物实验并成功的是法国的Klenke(公元 1843年),他在家兔耳静脉注入肺结核痰标本,经过一段时间观察,在肺、肝内发现结核结节,由于只做了一只家兔而未被重视。法国的 Villemin(公元1827~1892年)从家兔耳静脉接种结核病痰标本,3个半月后在腹腔发现小黄点,肺内也发现结核病变, 其后用病人痰标本进行了各种动物实验, 证明病人痰中有病原体。但当时 Villemin的报告遭到一些人的反对,特别是法国多数人的反对。 当时,英国政府特别关心这个报告,派遣专家到法国参与学习研究。派出的人员在回到英国后,用琢鼠反复进行实验,确认了Villemin报告,1879年 Cohnheim. Chauvean再次追试证明 Villemin的实验的正确性,于是结核病首次被科学地证明为传染病。Robert·Koch在1882年通过抗酸染色法发现了结核菌,并在1882年3月24日发表了这一结果[4,5,9]。

2.3  病理学对结核病的认识  荷兰的 Sylvius(公元1614~1670年)对肺的结核结节开始了详细的记载。记载了肺、淋巴结、骨中液化的干酪样小块状物。英国的 Richard.Morton(公元1653~1693年)在其所著“结核病学”中提出了结节是肺结核的必然产物,在较大空洞附近可见小结节,结节源于血液,从而形成溃疡等。Laennec(公元1781~1826年)的观察与近代病理学所见一致,即结核病是由结核结节开始,分为渗出性和增殖性。

1898年,Kuss开始从事儿童原发感染途径的病理研究,1912年A.Gohn(奥地利),介绍了 Kuss的研究,明确了由结核菌感染引起的原发灶与相对应的淋巴结病变,1916年, K.E.Ranke确立了原发综合征的概念,发表结核病分期(三期)学说。在1920~1930年间,世界许多学者对原发感染后结核病发生发展进行追踪观察研究,涉及到了继发性肺结核发病机理问题,结论是继发性肺结核多由内源性所引起,而外源性再染较少,这种结论在一段时间内存在争论,直到1970年前后[5,9,10]。

2.4 肺结核病人发现的检查方法  听诊扣诊法:古希腊人Hippocrates时, 曾使用过叩诊法、听诊法诊断胸部疾病,公元 2世纪时 Arelaeus就已经将视诊、触诊、叩诊、听诊等方法作为疾病诊断的重要方法 [11]。

X线检查法:W.K.Rontgen(公元1845~1923年)发现新的放射线,1895年12月28日,物理医学会命名为 X线,1910年开始将 X线用于临床,为肺结核病早期诊断推进了一大步。1961年美国人 Oldendrf提出了CT的方法,1968 年,英国工程师 Hounsfield和神经放射学家 Ambrase合作研究了4年多,1972年 EMI公司成功制造出头部 CT并应用于临床。现在,CT已经由第1代发展到第 5代,CT对结核病的影像学诊断技术也越来越成熟,弥补了单纯 X线诊断的不足 [9,12,13]。

结核菌痰涂片法:德国的 Robert·Koch(公元1843~1910年)在碱性美蓝液中长时间染色,傅斯麦棕(碱性染料)复染,成功地染出特有的结核分枝杆菌。在1882年 F.Ziehl发表了用石碳酸复红结核菌染色法,1883年丹麦的F.A.Neelsen将Ziehl染色法加以改良[5,9]。

结核菌培养:1925年日本人住吉弥太郎从痰中分离培养结核菌成功。1930年,德国人 E.Lowenstein发表制成 Lowenstein培养基。1949年日本的小川辰次制成了小川培养基,从此用痰液标本等培养结核菌得到普及[5,14]。

结素试验:郭霍(Koch)发现结核菌后,在结核菌培养液中制出结核菌素。1907年 C.vanPirquet将结素接种于皮肤。1928年,F.B.Seibeit精制了结核菌素活性因子 PPD。现在我国使用的是自行研制的 PPD[15,16]。

当前,结核病分子生物学技术、结核病免疫技术、血清学等现代结核病诊断技术已经应用于临床,丰富了结核病人发现技术体系。但是广泛应用于基层临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随着耐药结核杆菌的变异、耐药结核病疫情的严重、菌阴肺结核的诊断困难,还需要开拓结核病人发现的新路径[17]。

参考文献(略)



http://www.blog.sciencetimes.com.cn/blog-279293-1315046.html

上一篇:[转载]新冠疫苗研发现状:敢问路在何方?
下一篇:[转载]结核病的历史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9 04:2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