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扬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www.blog.sciencetimes.com.cn/u/jiyang1971

博文

新冠疫情期间的几家科普期刊网站

已有 1379 次阅读 2021-7-27 10:46 |个人分类:回忆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昨天发现,《今日物理》(Physics Today)在新冠疫情期间去除了阅读限制,随便哪篇文章都可以看、可以下载了:

During the COVID-19 pandemic, Physics Today is providing complimentary access to its entire 73-year archive to readers who register.

我以前经常看这个杂志,还订阅过。有一段时间,我们单位订阅了这个杂志,可以看以前的电子版,我就把所有的过刊都翻阅了一遍——也就是看看目录,遇到题目感兴趣的文章,就点开看看。中文的《物理》杂志,我基本上也都在网上这样翻阅过。

大概从2014年起,我就很少看这个杂志了。单位不订购了,所以就没法在网上看了。

昨天看到它去除了阅读限制,就翻阅了一下,从现在一直翻到2014年。还是发现了一些有趣的文章。

一个显著的变化是,在川普当总统的2017-2020这四年里,杂志基本上没有提他的名字(文章目录里没看到),而以前基本上每年都会提一两次总统的名字,报道白宫的动态。2017年以后,杂志里也不再有中国的作者了(此前每年总会有一两篇吧),最后的一次出现在20169月。书评栏目在20164月还评论过两本中国人写的书。

我觉得这份杂志里的大文章(article)的生命力还是挺强的,几年前甚至十几年前、几十年前的文章,有时候也会让人感兴趣,在过去的六七年里,这样的文章大概有二三十篇吧。书评也很吸引我,每期大约有3篇书评,在过去的六七年里,我发现了十来本书引起了我的兴趣,也许会找来读一读。此外,还有不给书评的New Books,但是这部分我没看——懒得点开它了。

开放阅读的威力还是很厉害的。每个人的时间和精力都有限,读了这个,就没有时间读那个了。当然,你也可以说,读书并没有什么用——刘项从来不读书。但是,那就扯得有些远了。

Physics Today的网站下来,我有去看了其他几个网站。网站的选择是根据我个人的兴趣,我跟他们都打过交道:Physics TodayPhysics World的文章,我翻译过一些发表在《物理》杂志上;《物理》、《自然杂志》和《现代物理知识》,我都给他们写过文章,还是编委会的成员。总结一下,在新冠疫情期间,几家物理科普期刊网站的大致情况是这样的:

 

今日物理(Physics Today

https://physicstoday.scitation.org/journal/pto 

在新冠疫情期间,所有的文章都可以下载:During the COVID-19 pandemic, Physics Today is providing complimentary access to its entire 73-year archive to readers who register.

什么时候算疫情结束?不知道。

疫情结束以后怎么办?不知道。

 

物理世界(Physics World

https://physicsworld.com/ 

网站设计的有些怪,不容易找到杂志,有些文章是能打开的,但是不确定是不是都能打开。网站上也没有Physics Today那样的声明。

 

物理

http://www.wuli.ac.cn/CN/volumn/home.shtml

中国物理学会的会员以及期刊的订阅者可以下载当期的文章,但是非会员(非订阅者)不可以,因为有半年的“订阅墙”:他们只能下载半年以前的文章。这是很早以前就有的政策了,并没有因为这次的疫情而改变。

 

自然杂志

https://www.nature.shu.edu.cn/CN/0253-9608/home.shtml 

能下载当期文章,并没有身份的要求。从网站建立的时候开始,就一直奉行自由下载的政策,有十几年了,并不是因为这次的新冠疫情。

 

现代物理知识

http://cpc-hepnp.ihep.ac.cn:8080/jwk_xdwlzs/ 

打不开网站,不知道为什么。去年我还能打开的。据说是服务器太老,需要更换了。


PS:

2018年,WilczekPhysics Today上为Lost in Math(作者是Sabine Hossenfelder)写过一篇书评。Has elegance betrayed physics?

Hossenfelder本人也写过几篇书评。




http://www.blog.sciencetimes.com.cn/blog-1319915-1297168.html

上一篇:冰和水的斗争:美国东西两岸的对决
下一篇:史景迁的书都很有意思

2 郑永军 刘全慧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1-29 11:1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