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www.blog.sciencetimes.com.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科普大咖Bill Hammack采访记

已有 1515 次阅读 2021-10-6 09:00 |个人分类:科普小兵|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科普大咖Bill Hammack采访记

武夷山

 

美国国家工程院院刊The Bridge(桥梁)季刊2021年第3期(9月出版)发表了国家工程院院士、材料学专家Ron Latanision对“卡尔.萨根公众欣赏科学奖”(Carl Sagan Award for the Public Appreciation of Science)得主Bill Hammack的采访记。下面编译该采访记的部分内容。

 

问:您从伊利诺大学获得的学位,对吗?

答:我从密歇根理工学院获得化学工程学士学位,从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获得化学工程硕士和博士学位。我在卡内基梅隆大学执教10年,然后回到这里(博主:指伊利诺伊大学)。

问:你与其他化学工程师不同之处,是你做公共广播节目和“工程小伙”视频。这一转型是怎么发生的?

答:第一次转型是转到向公众做广播科普,那大约是20多年前了。

当时我是卡内基梅隆大学的年轻教授,做标准的科研等事情。科普这事有推力和拉力。

拉力在于,我对科普有兴趣。我母亲是植物学家,我父亲是戏剧学教授。(受他们影响)做演讲,在媒体工作,对于我是很自然的,显然我要谈的是科学。

推力在于,随着生物专业和纳米专业的人进入化工圈子,化学工程经历了很多变化。 我得重新整备啊,不能继续老一套的科研。如果重新整备的话,我就深入思考了一下我要如何打造我的职业生涯呢。我要做什么不同的事呢?与其在某一新领域里重打旗鼓另开张,我还不如选择面向公众做传播这个领域。我的传播的第一部分是广播科普,第二部分是迄今的新媒体和YouTube。第二部分现在是主体了。

    问:你是主动找广播电台提供你的技能的吗?

    答:是的。我读过一本关于销售的书,谈如何促销,如何做提案。我去一个广播节目主任的办公室,说,“我想做有关工程的短评”。他看着我,说好吧。我说,“不过我还没准备好。我要走完所有这些步骤才能说动你。”他说,“不用,我们明天就开始。这些事情,如果你想做,那么就赶紧开头。”这个家伙叫Jay Pierce,他至今还在广播界。做广播很有趣。广播是一个神奇的媒体。

    问:你现在还做广播节目吗?

    答:不做了。大约做了10年后,我离开广播界一年,去国务院做杰弗逊研究员。杰弗逊研究员计划是要将科学家整合到国务院和外交政策任务中去。

    问:你的任务是什么?

    答:我有两件事。我是朝鲜服务组的成员。这类小组与驻外使馆打交道,为它们回答问题。一个有趣的议题是北朝鲜的核武器计划。我也是核安全服务组的成员, 负责联系能源部在科研反应堆那边收集未浓缩的铀的人。

    问:我对既要向公众宣传工程的优点,又要讨论与工程相关的公共政策问题这样的推广活动很好奇。你觉得,为什么只有很少的工程师对参与政治,比如竞选公职有兴趣?国会议员中拥有工程背景的寥寥可数。你认为这是什么原因,应该改变这个现状吗?

    答:我猜测是因为政治太乱了。如果你是工程师,你习惯于“让我们开始做这个”“让我们做这个”。你受到各种限制。

我在公共政策方面做的事主要是在国务院。(杰弗逊研究员计划的)想法是,让工程师更多地涉入决策过程。多数杰弗逊研究员都在国务院的几个科学事务办公室工作,他们确实对出口管制之类事项有很大的影响。

问:你是否觉得在那里工作期间你做出了贡献,产生了影响?

答:不好说。首先,有一些有影响的事我不能告诉你,这与我通常做法不一样,我也感到很别扭。

(待续)

 




http://www.blog.sciencetimes.com.cn/blog-1557-1306901.html

上一篇:在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情报方法研究中心2006年终总结及新一年工作会议上的讲话
下一篇:在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情报方法研究中心2007年终总结会议上的讲话

4 张鹰 杨正瓴 郑永军 周忠浩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6 04:0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