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Exp分享 http://www.blog.sciencetimes.com.cn/u/xiaohuan0723 Practice, Passion and Deligence!

博文

再见了,我的大学

已有 4161 次阅读 2019-9-25 19:44 |个人分类:memory|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我的大学, 回忆

写在前面:把之前写的有意思的东西都放在博文里,16年5月份写的。

PS 自认为欢姐在表达感情方面一向都是很含蓄的,但是老曹班长的一个有关毕业照叹息的说说让我一直不敢承认也不敢面对的想念之情一发不可收拾,最终只能借以文字排遣一下。

钱钟书先生把婚姻比作围城,今天晚辈无意冒犯,把自己对大学的理解暂且也比做围城。五年前,不耐烦的走进聊城大学,年轻的心好像总是那么不安分的想要逃离,从来没有静下心来体会一下身边的一切,总是想着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个鬼地方,四年的时间我好像从来都没有好好欣赏过聊大的风景,一年前,在从宿舍一点点搬走东西,心里还想着终于离开了,但当我带着自己还有少许的行李真正的走出宿舍的那一刻,我才知道我是永远也回不去了,这就是我生活四年的地方,我朝夕相处的姐妹,我尊敬的老师,我喜欢的不喜欢的同学,我看过书的图书馆,我做实验的实验楼,我吃饭的食堂,我跑步3年的操场,我的勤勤恳恳陪伴我的自行车,我所有走过的路,这一切从此以后再也与我没有任何关系,我与聊大唯一的牵扯也就是我是2011级的校友。那句烂掉牙的老话有些东西失去了才会得到珍惜,一次次在我内心激起浪花,当我真的离开到了一个新的环境,我才知道自己的内心是有多么的不舍,倔强的心一直不想承认自己有多么的怀念过去,可是却为什么每次和身边的人聊天总是不由自主的跟人家说我大学怎么怎么样,我同学怎么怎么样,却为什么每次看到有关聊大校园的照片总是像发了疯似的拼命想要回去,还一直在心里默默对自己说等到回家之后一定要好好的逛一下聊大,去餐厅,图书馆,实验室,教室,操场,去坐一坐,哪怕是一切之前厌恶的东西现在看来都是那么的弥足珍贵。

言简意赅就是,进到聊大我无时无刻不想逃离,等到真正的离开却是拼命的想回去。

 也许真的是年龄大了,现在经常会时不时的想起自己青春年少的事,开始反思审视一些自己做过的事,说过的话,虽然现在也不曾真正的改掉痞性,但总感觉是越活越简单。想想自己大学四年,真的是感谢宿舍姐妹的不杀之恩,欢姐永远是那么毒舌,诡辩,每次总得把所有人都说一边才舒舒服服的睡觉,真的很感谢你们的包容。红艳,那个欢姐跟了四年的女子,有着大大但又不明亮的眼睛,头脑简单四肢而又不发达,每次给她讲些什么东西或者暗讽她几句都是一副面瘫的表情,弄得欢姐一直都没有成就感,还好,然而并没有因为欢姐的任性或者无理取闹而抛弃欢姐,还是一如既往的支持与理解。海瑞,那个欢姐下铺的妹子,其实是个简单善良的女孩,瘦瘦的身体里藏有一颗努力勇敢的心,每次都要忍受欢姐的不明物体的下落,还有尽管让欢姐白吃白用加白拿还要接受欢姐的恶语相击,但还是会不厌烦的安慰欢姐。萍萍,我对面的一个非常爱干净骨子里也是很努力的女孩,面对欢姐起外号加损还是很开心与欢姐聊天的女孩。立敬,在我看来是一个非常懂事有责任心和担当的女孩,尽管我们接触没有前两个妹子多,但是四年下来感情还是深厚。李新,这个快人快语的女孩,干什么事都是雷厉风行,好像也没少受欢姐欺负,不过偶尔也会谈谈心。My girls,我去哪还能再找到像你们一样的女孩,谢谢你们无限的宽容和支持,我真的很想再回去,那时,我一定会老老实实的继续欺负你们,PS,下次相聚,一个都不能少!

现在回想化院2011级4班,感觉很亲切。最为可惜的是当时觉悟太低,竟然没有参加过几次班级活动,相必当时也会令班委感到头疼,所以现在才倍感珍惜现在班里举行的活动,也算是在弥补一些遗憾和愧疚吧。对于班级里的同学,应该是每个人都说过话吧,但是真正熟悉的也没有太多,不过还好,隔壁几个宿舍的妹子们时不时也会受到欢姐的骚扰,像徐老大还有淑英宿舍。现在经常也能看到同学们发的一些状态,还好。隔壁班也认识的几个不错的同学,尤其是考研期间也少不了敏姐和淑妃还有齐琳和魏伟等好朋友的鼓励。

来到国科大听老师讲课,时常会想起聊大的老师,像志鹏老师,大成老师,龚老师,孙爱玲老师,孙德志老师,魏老师,都是很不错的老师。如果有机会再回去听听他们的课。尤其怀念偶的男神志鹏老师的课,感觉在他身上学到了太多的东西,不简单的是一些书本上的知识,更多的是一种素质,一种自信,一种意识上的觉醒,一种思想上的冲击。还记得拉着舍友去找刘老师解答疑惑,直到现在为止,刘老师的一些话还是很受用。还记得当时总爱坐第一排,最后一次课因为去的晚,坐在了一个角落,等下了课过去找老师,魏西莲老师还没等我说话,就对我说你怎么没来上课啊,我急忙说我坐到后面了,心里是满满的感动。

经常去图书馆看书借书,以至于后来三楼图书馆的老师都认识我了,每次借书的时候,老师都会直接先喊我的名字了,刘欢!4号教学楼记忆最深的就是大一大二的时候经常去和别人抢占第一排。对2号教学楼的记忆恐怕这一辈子都无法忘记了,那是我作为成年人之后真正为自己做的第一件事:考取我现在导师的研究生。自从7月份参加完煤化所的夏令营之后,我确定了之后要跟随的导师,明确了她的要求之后我开始真正的在2号607室安营扎寨了,中午都直接在教室里睡,把三个凳子一放,一躺,衣服把脸一盖,舒舒服服睡一觉。当然在整个考研的过程中除了家庭,导师和同学的支持外,还要感谢王文峰,杨婷和张宁宁还有王齐聊学长学姐对我的无私帮助和指点,以至于我也会想着为聊大的学弟学妹做一些事情。国防生训练场,承载了我多少的迷惑与彷徨,焦躁与傲慢,每次跑完步回来却又像重生一样,焕发无限活力。

回忆一旦开始,便是不可抑制的反应,想起好多好多,但是电脑受不了了,罢了。

走进你,就走进了痛苦,远离你,就远离了幸福。聊城大学,聊城大学化学化工学院,聊城大学化学化工学院2011级4班,不说再见,来日把酒言欢,不醉不归!=欢归




http://www.blog.sciencetimes.com.cn/blog-2520182-1199460.html

上一篇:致学弟学妹的一封信
下一篇:致友人高一一之写在你小学前(一)

6 郑永军 张红光 史晓雷 徐耀 张鹰 Jasion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4 13:2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