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瑟琦智库分享 http://www.blog.sciencetimes.com.cn/u/idmresearch

博文

【规划参考】重回正轨:帮助学生从新冠疫情导致的学习中断中回归 精选

已有 3606 次阅读 2022-1-18 15:53 |个人分类:域外动态|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前言

2021年秋季,大学校园基本上恢复了线下教学,但目前COVID-19疫情仍在持续的影响高等教育,且未来几年的走势都不能完全预测。2020年初,全球各地校园关闭并迅速转为远程教学,这样的教学模式持续了两个多学期。不能正常在校园里学习的情况对大学生造成了数月的干扰,但这种干扰是否(在多大程度上)严重阻碍了学生的学业进展或认知增长,以及它对学生和大学产生会产生何种影响,目前学界尚未有定论。尝试用“学习损失(learning loss)”或“COVID下滑(COVID slide)”来量化学生在学习中断过程中产生的损失在教育工作者中引起分歧,有些学者认为这些术语含义模糊且存在消极意义,同时大学一般不会像初中或高中一样去系统地“衡量”学生的学习。


在高等教育领域中,教师希望能够利用新的远程教学经验来改进教学,用自己的努力为学生度过这一充满挑战的时期提供支持,并且对长期以来的大学评估和就业实践进行反思。这是一件高风险的尝试,因为学者会担心学生(尤其是有色人种学生和来自低收入家庭的学生)会在毕业时期遇到不可预知的困难,以至于加剧现存的地位不平等和个人成就差距。


本报告基于对四所大学的案例(本文摘录其中两个案例)分析,讨论通过一对一指导(peer-to-peer mentoring)和暑期项目(summer bridge programs)等举措,将学生辅导服务扩大到新生及返校的老生后高等教育发生的改变。同时还将进一步探讨老师应该如何改变教育指导和学生评价的做法,以应对突如其来的疫情所带来的一系列改变。


COVID带来的影响

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的流行对高等教育的影响尚不完全清楚,但可以确定的是许多学生(特别是有色人种和低收入背景的学生)都受到了沉重打击。无论学生们是否真的患上了COVID-19,但是许多人都因此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健康问题。学生健康中心报告显示,自2019年秋季以来,大量学生因压力、焦虑和抑郁的问题而对身心健康保健品的需求显著增加。 其他多项调查也表明,在读大学生和新生都存在一定的心理健康担忧和苦恼。这些心理健康的需求急速上涨,导致大学咨询办公室、教职员工的人手明显不足。事实上,心理咨询师自己也经常面临着同样的倦怠和个人压力,以至于他们也难以实时回应学生的需求。


众所周知,经济压力是心理健康状况不佳的一个预测指标。在过去两年里,学生的经济压力也有所增加。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U.S. 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的数据显示,2020年4月全国失业率达到了14.7%,这是一个创纪录的高点。美国人口普查局(U.S. Census Bureau)在新冠疫情大流行开始时收集到的实验数据发现,在校大学生比已经获得学士学位的人更有可能因COVID-19遭受收入损失。根据美国大学健康协会和健康心理网络进行的一项关于COVID-19对大学生幸福感影响的调查显示,在2020年3月至5月期间,三分之二的学生表示他们的财务状况已经恶化。该调查还表明,抑郁症的流行程度越来越高,越来越多的学生表示他们的心理健康对自己的学习成绩产生了负面影响。


疫情的持续流行及其造成的经济损失使许多学生不能继续学业。根据美国国家学生信息交换研究中心(National Student Clearinghouse Research Center)2021年10月的数据显示,2020年秋季,许多高校的入学人数下降,且数量在2021年秋季入学季中并未反弹,这导致2020年高等教育整体入学率比2019年秋季下降了6.5%左右。处于弱势地位的学生和院校的处境更为艰难,2019年秋季至2021年秋季,社区大学(Community college)的入学人数下降了14.1%。与同龄人相比,黑人和白人学生、男性学生和年龄较大的学生更有可能在2021年秋季入学。这些数据清楚的表明,新冠疫情的持续流行对学生造成了严重的心理和经济损失,阻碍了他们继续接受教育的能力。


案例研究1:佐治亚州立大学暑期项目

在过去15年里,佐治亚州立大学(Georgia State University)以数据驱动学生成功的方法提高了学生的毕业率而闻名。但即便如此,佐治亚州立大学仍然在疫情时期遭受了重大的负面影响。


当2020年春天线下教学快速转移为远程学习后,乔治亚州挂科以及辍学的学生人数增长了20 - 30%。国家研究所执行主任蒂莫西·雷尼克 (Timothy Renick) 表示:“有数百名大一新生学生挂科或放弃了核心课程。”根据多年来的院校数据分析和预测,Renick和他的同事意识到,今年表现不好的学生可能永远也赶不上了。为了给这些一年级学生提供学业支持,佐治亚州立大学在2021年夏天推出了一个新的暑期项目。项目鼓励学生在暑假返回校园,在专业导师的支持下重修一到两门不及格的课程。该计划是向使用高等教育紧急救济基金的学生免费提供的,该基金是由美国国会分配给各大学以帮助受该计划影响的学生所提供的。


尽管学校已经提供了足够的资金和学业支持,但是在许多学生已经开始工作来养活自己和家人的情况下,说服学生在夏天返回校园是一场“艰苦的战斗”。大约有1500名学生被要求参加暑期课程,在课程开始时大约有700人入学,其中500人以C或更高的成绩通过了课程。获得D或F等级的学生以及退出暑期学校的学生比例,也被称为DFW率。这个比例高于Renick和他的同事们的预期,也就是说他们从来没有为那些已经挂了一门必修课的学生提供过这样的课程。


在佐治亚州立大学,暑期学校并不是一个新概念。该校从2012年就开始为即将入学的一年级新生提供暑期成功学院(Summer Success Academy)。在秋季学期开始之前,被评估有学术风险的大一新生将被安排完成7周的非补习的大学水平课程。在暑期学校进行期间,学校会鼓励学生利用大学的辅导来提升财务知识和学术技能。学生们以小组为单位学习以增进对同伴的了解。Renick说,在该校为重修基础课程的学生推出免费暑期项目时,这种小组教学模式得到了复制。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通过在每个班级中看到熟悉的面孔,学生们更有可能建立联系并相互支持。现在,新学年的第一个学期已经过半,一年级学生不及格或放弃核心课程的情况已经大大减少。大多数课程已恢复到面对面授课,在线学习的学生在很大程度上是自己选择的。鉴于这一积极的趋势,佐治亚州立大学是否需要在2022年夏天再次提供暑期项目还尚待考量。


Renick表示在佐治亚州立大学,为学生提供心理健康的服务已经变得越来越重要。自疫情开始以来,咨询中心的团体咨询会议出席人数显著上升。通过提供在线咨询服务,佐治亚州立大学城市校区的学生参加有关药物滥用和饮食失调等话题的小组会议变得容易得多。因为在网络环境中,咨询的门槛较低反而会更加方便学生进行咨询。除了心理健康的咨询服务,Renick还建议所有的大学雇佣更多的学生通过联邦勤工俭学项目来指导他们的同龄人。“成功的大学生是一个很好的资源,你可以用比专业人士更少的钱雇佣他们,他们还可以更高效的支持那些正在挣扎的学生,这是一个双赢策略。”另一个让学生回归正轨的关键是尽早与学生联系,并保持沟通频率。学校经常使用在线平台和学习管理系统,这些系统可以提供大量学生参与度的数据。学生不登录网站访问课程材料是一个警告信号,表明他们需要帮助。此外,他建议大学工作人员需要实际跟进那些逃课的学生。“学生们通常需要去注册中心申请退课,但很少有学校真的有工作人员和学生坐下来,了解情况并讨论是否真的有必要退课。”


案例研究2:华盛顿湖理工学院的混合教学

2020年2月28日,华盛顿州科克兰华盛顿湖理工学院的一群护理系和物理治疗系学生参观了附近的一家养老院,以练习他们的临床技能。第二天,当地新闻媒体报道称,这家疗养院出现了两例确诊的COVID-19病例。这标志着该病毒首次在美国长期护理机构中爆发。


拥有6000多名学生的华盛顿湖理工学院(Lake Washingto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在美国新冠肺炎疫情中处于最前线。“我们学校是第一个实现完全远程教学的学校,”华盛顿湖分校教学副校长苏珊娜·艾姆斯(Suzanne Ames)表示。“我们的教学特点是动手学习,所以我们面临着额外的挑战——我们的学生需要继续学习焊接、护理等课程。”该校与华盛顿州的其他机构一样,完全通过网络完成了冬季学期,所有不能远程安排在夏季进行的实验都在网上完成。两年后,许多课程计划以混合式的形式继续下去,这包括在线授课和实践培训。“我认为我们将迎来更高质量的教学和学习,” Ames谈到向混合型教学的转变时说,“教师和学生都意识到,在线学习对在课堂上建立高质量的人际关系是有好处的。学生对全线在线通识教育课程的需求一直很高,因为他们可以在校内、混合和全线在线之间进行选择。学生们正在认真选择他们想要的学习方式,我们校方也会将继续跟踪学生的需求。”


在华盛顿湖理工学院校转向完全远程教学后,该校失去了20%的学生。Ames和她的同事担心他们可能不会再回来了。但是幸运的是,数据显示当学生拥有再次学习的机会时,19%的人现在已经回来了。“显然,这些学生在等待时机,直到他们能够获得最适合自己的学习经验。” Ames表示,华盛顿湖理工学院有两种截然不同的学生类型——一种是靠自己成长的学生,另一种是需要在校园里学习的学生。“我们有一些学生真的很喜欢在自己舒适的家里学习,因为我们发现在线课程的出勤率比校园课程高。”该校的课程和证书的完成率一直保持着较高的水平,这是因为教师在吸引学生方面所做的工作达到了效果。该校的几位教授分享说,学生们在混合型课堂上的表现比他们之前在课堂上表现得更好。同时教师们在课堂上尽力的增加了更多的内容和互动功能,以吸引学生。


物理治疗学教授、教师工会主席安德里亚·威斯特曼(Andrea Westman)在2021年3月告诉学校,自从她开始要求学生在与她面谈前复习课堂材料,并在线听录音讲座以来,她的学生对困难话题的掌握程度显著提高。该学院图书馆协调员、教授格雷戈里·本(Gregory Bem)说,他从其他教职员工那里听到了类似的积极反馈,多数教授都希望在今后的课程中继续融入在线教学的元素。Bem表示,华盛顿湖图书馆一直在将学生和教师与科技联系起来方面发挥着核心作用,但教职员工并不能够随时了解图书馆提供的教学设计支持。现在,教师对图书馆服务的需求增加了,与此同时教师们更愿意使用新的课程材料,尝试新的教学方法,并尝试创造性的评估。Bem说:“在过去两年里,我们在疫情期间进行了大量试验,我认为有更多的人能够找到比以前更好的新选择。”即使线下教学完全恢复,许多教师也会继续使用混合或完全在线教学。


雷克斯·雅各布森(Rex Jacobsen)是华盛顿湖理工学院会计学教授和系主任,他就是采用这种异步模式(asynchronous model)并看到学生的表现因此有所提高的老师之一。在新冠疫情流行之前,Jacobsen就开始为他的学生录制简短的教学视频。当他的课程转移到网上时,这些视频成为了重要的教学工具。Jacobsen说,当他在学校教书时,许多学生因为工作和家庭责任而难以维持学业。当这种情况发生时,学生没有办法复习他们错过的内容。但是现在学生们可以按照自己的节奏在空闲时间内完成课程,另外Jacobsen森制作的1000多个短视频,很多都可以在YouTube上观看。在2019学年,超过90%的学生成功通过了他的《会计导论II》。在2020年秋季和2021年冬季,在课程变成混合教学和完全在线之后,课程完成率更是达到了100%。Jacobsen表示: “我惊讶地发现,学生们在我的在线课程上的遇到的学习困难会大大降低。有了暂停、倒带和回放内容的选项之后,学生们能够更好地记笔记,并消化新知识。我们的目标是继续调整,更好地为学生提供就业所需的知识”。


参考文献:

《Back on Track: Helping Students Recover From COVID-19 Learning Disruption》





http://www.blog.sciencetimes.com.cn/blog-2903646-1321592.html

上一篇:【智库数据】2022年1月ESI分学科数据简报(国内高校)
下一篇:【智库数据】第二轮“双一流”名单公布,不再区分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高校

3 郑永军 彭真明 黄永义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5-25 17:5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