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算故我在分享 http://www.blog.sciencetimes.com.cn/u/metanb

博文

杂感 | 万圣节、"亢场" 和 孰不可忍

已有 252 次阅读 2021-11-15 17:53 |个人分类:大学观察|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注:下文是群邮件的内容,标题是另拟的。略有删节/修订。]

.

"万圣节" 过去两周了,可以谈一下当时的想法。

* * *

不知道那个案子办得怎么样了。一个巧合是注意到前不久换帅了,也许就是前几天的事情,确实是年龄到了。提及 "年龄原因",多少反衬出对之前事件的忌惮,又有些许忽略不计的意味。这对大领导倒是个好事情:无官一身轻。这类事件会形成全局的和持久的 "辐射" ,一般来说也不想多呆了。也有运气问题,事情晚来半年就不相干了。

.

言归正传。对于 J 老师感到不确定,是因为受到一篇文章的提示,从而联想到读博末期遇到的一个情况。当时系里新招了两个博士生,好像是两口子。跟这男的打过一个照面,完全不熟悉,也没看清楚长相。回想起来,擦身经过的时候感觉到一股... 哎呀说不上是什么... Hmmm,好像对方的周身有个 "亢场" 似的 —— 这个词非常传神,刚想出的。我是完全不认得。当时应该有同行的人,过后跟我提了那么几句。

.

要点是:长久念书的人里头确实会出现不太正常的人 —— 这是从总体上来说,具体的人和事还得具体分析。"不确定" 是从这儿来的。具体到案子本身,最接近真相的可能只有一个人,外部的人很难了解。

.

从直觉上来说,J 老师可能存在一些性格上的缺陷,但导火索应该是外部环境的挤压,而且这种挤压必定是超乎寻常的。也许人们听说过陈老师,非常受到欢迎的一位老师,红极一时,不知何故,给排挤下去了。说到这里,又联想起北师大的一位老师,也是红极一时,忽然有一天,刚开一口就在演讲台上给嘘下去了,台下坐的好多都是 "高材生"?对这两位老师也不大了解,无论如何,众人起哄的做法要不得

.

想问一问:行政官员,哪怕是个小科长,能否接受众人起哄的 "待遇"?

.

结论:辅导员和学生一道扳倒 J 老师,而不是设法和解矛盾,是可忍孰不可忍?




http://www.blog.sciencetimes.com.cn/blog-315774-1312538.html

上一篇:杂感 | 高兴、特权和可能的"异动"
下一篇:杂感 | 使人人知道 "何为丑",而又不去责备人人,也许情况就会慢慢地好转起来。

2 杨正瓴 李宏翰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4 02:3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