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科苑分享 http://www.blog.sciencetimes.com.cn/u/dkysdc 地球科学苑-地学科普与地质灾害

博文

对高山、嵇少丞教授等人关于蹄窝等疑问的答复

已有 23077 次阅读 2016-6-21 12:54 |个人分类:地学科普|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蹄窝, 嵇少丞, 京西古道

对高山、嵇少丞教授等人关于蹄窝等疑问的答复


投稿前就想到了,《蹄窝》一文发出之后,会遭到嵇少丞教授的强烈不满,甚至编辑部都会招致抱怨。事实果然如此。最近事情有点多,要完成一项几个月前约定的且非常紧急的任务,所以网上的一切权当耳旁风。更为重要的,我是在等嵇少丞教授的科学质疑,然而等来的是一片非科学的狂噪,甚至是人身攻击。有点遗憾的是,这也完全在我的意料之中。我还用得着读什么心理学著作么?

今天这篇博文一定很长,科学网的博友们做好心理准备。先放松下心情,看3段根据纪录片做成的GIF动画。然后,我来逐条回答网友们和嵇少丞教授的质疑。


动画1:正在形成中的蹄窝,一队马帮行进在窄窄的茶马古道支线上,仔细看看负重的骡子是如何沿着已经存在的蹄窝行进的。此GIF动画版权归CCTV,本博文只用来科普蹄窝的形成。


动画2:马帮行进在已经存在蹄窝的茶马古道上,仔细观察,这些牲口是否会踩向蹄窝。特别观察,真有一匹小牲口没有沿着蹄窝行进,因为它完全没有负重。此GIF动画版权归CCTV,本博文只用来科普蹄窝的形成。


动画3. 骡子驮重物上坡的演示

================================================

先回答科学网高山博主转述的疑问,声明一下:我的答复一律用带颜色的字体,以示区别。

高山博主替嵇少丞教授向我放的几炮如下:

1.   大部分“蹄窝”是否是对称的?牛马造成的理论上是对称的。

问一下高山博主:哪个理论说牛马造成的蹄窝是对称的?这完全是臆想出来的理论。嵇少丞教授完全不接受蹄窝的说法,怎么会有理论?

嵇少丞教授的“对称论”完全是错误臆想。如果完全对称,那肯定不是坡道,而是平道。即使同样的毛驴,同样的货物,上坡时和下坡时的用力方式是有很大区别的,怎么可能完全对称呢。何况我在摘要上就明确讲了,不否认有一点点水的参与。

关于这些蹄窝形态的不对称特征,请参见吕洪波老师的博文,他已经论述得很清楚了。

链接:http://www.blog.sciencetimes.com.cn/home.php?mod=space&uid=39040&do=blog&id=980561

有这个疑问的人大部分没有好好看过我的文章,也没有看这些天吕洪波老师在科学网上的博文。我的文章和本博文的后续内容,有清晰的蹄窝照片,我说了不算,读者自己会有答案。

2.   在牛马等不可能去到的地方,是否有大量相似的“蹄窝”?

  正是因为蹄窝只出现在牛马行走的古道,所以才可能是蹄窝。这是形成蹄窝的最基本条件。古道两侧没有类似的坑。先反问一下嵇少丞教授,能在京西古道两侧的岩石中找到这样的被你误判为“壶穴”的证据么?嵇少丞教授在多篇博文中提供了各种“坑”、“洞”的照片,都是在江、河、湖、海周边,或者是山上的风化洞等等,与古道没有关系。后面嵇少丞教授的同样疑问,有详细的图示解答。

3.   牛马蹄大小的“蹄窝”与其他过大或过小的“蹄窝”的比例是多少?

  这个问题嵇少丞教授给出了答案,古道上除了蹄窝以外,能发现的最大的自然成因的坑只有钱币大小,也就是说只有cm级甚至是mm级。根本不存在比例的问题。这些小坑根本不是蹄窝,为何将它们与蹄窝搅在一起?难道嵇少丞教授连这样的逻辑和常识都不清楚吗?

4.   在其他国家是否有类似发现?还是国际上首次发现。

这又是一个好问题。请问有谁在欧洲或美国发现过秦始皇的陵墓么?嵇少丞教授说他自己走过很多国家地质公园,都没有发现“蹄窝”。这话说得千真万确!因为那些是自然作用形成的地质公园,不是古道。当然找不到蹄窝的任何线索了。

不过我想提供下额外的证据:北京西山有“中国地质的摇篮”之称,从1860年代就有外国的著名地质学家通过京西古道到西山考察。至1970年代,走过京西古道的中国的、外国的地质学家成千上万人次,没有任何人报道过京西古道发现了壶穴。为什么?

因为京西古道是他们进行地质调查的唯一道路系统,1960年代之前,当地的主要交通就是这些古道。那些老地质学家们亲眼目睹了毛驴在路上行走的过程,目睹了蹄窝的形成。否则,京西古道上壮观的蹄窝景观,早就见诸于地质文献了,哪还用我费这力气来写科普文章。

5. 现场考察一下,找几匹马或牛,看看它们是否不愿意踏入有“蹄窝”的地方

最好先看这前面的三个GIF演示,之后这个问题可能不存在了。实证是最简单的方法。如果没有见过,不妨拉几条毛驴试试。或者现场调查一下,看看京西古道有没有壶穴形成的自然条件。壶穴的原理一点也不难,嵇少丞教授做过很好的壶穴成因的科普,可惜他都没有用在壶穴上。先把本博文前的茶马古道视频看完,如果觉得有必要,可以做这个试验。但要注意,你把平原区的马拉到山区,会不适应的哟,山里的老人都知道这个理。如果找不到毛驴,为什么不亲自向古道边的老乡问问呢?以前赶毛驴的人称为脚夫,现在北京西山还有一些老人或者亲自赶过毛驴上下山,或者曾经当过脚夫。想做这个实验的人自己去做,因为我亲眼见过毛驴、马匹上、下山,全中国成千上万的人见证过,我不用做这个低级可笑的实验的。

===========================================================

以下回复嵇少丞教授的有关问题

嵇少丞教授的问题有点多,编号也乱,我给他重新做了排序,版权完全属于嵇少丞教授,特此说明。

==========================================================

1.  为什么上来就认定(take for granted)北京西山坡上的洼坑“就是蹄窝?

我与北京西山的接触已经30多年了,我是学沉积学的,普通地质是我最喜欢的课。壶穴的现象我观察过30多年,我见到的壶穴比嵇少丞教授从网上东拼西凑的要精彩得多。“蹄窝”不是壶穴,当然想都不用想。当然take for granted 地认为西山古道(而不是西山坡)上的洼坑就是蹄窝。

所以,这个问题应该反问一下自称懂得西方规则的嵇少丞教授:在你还没有见到过蹄窝之前的2012年,你凭什么想都不想,就认定蹄窝是壶穴?并且连篇累牍地在网上制造这样的舆论?

我知道你自与我争论照片侵权之时到现在,你只见过一次蹄窝,并且仅仅不到一天的时间,我可是几十年的时间,走过上百公里。北京西山古道的蹄窝发育处你只去过一处,并且是带着变色镜去的。即使这样,我也认为你能够识别出那些蹄窝的真伪,只不过硬是将蹄窝说成“壶穴”罢了。

这里不得不向博友们提供一条证据,周永胜是第一位在科学网上报道蹄窝的,嵇少丞教授是那篇博文的第一个提问者(京西古道上的马蹄窝,http://www.blog.sciencetimes.com.cn/home.php?mod=space&uid=51171&do=blog&id=490671)

你不懂或不信没有关系。问题是,你为什么在他博文之后的很长时间里没有质疑,而见到我用了“蹄窝”一词,你就急不可待地跳将出来反对?这又是为什么呢?你以为抓到了反击我的稻草,可惜,你又错了。从照片侵权事件之后,凡是我作科普,你就出来想方设法地贬低我,你的言论早已超出了学术争论的范畴。博友们还可以进一步看看我的博文,看你我关于“雨痕”和“泥裂”等问题的争论。看一看,你到底是不认识雨痕等地质现象呢还是故意与我为敌呢。特别可惜地是科学网上见不到争论时你的博文了,但我可给你保留着备份呢。想让我展示出来么?

我经常疑惑:凭嵇少丞教授的学识,不至于连“雨痕、泥裂“等等再简单不过的自然现象都不认识吧?也不至于把一块现代的泥裂和雨痕的“土标本”当成“岩石”吧?那么,嵇少丞教授故意与我作对是为了什么?看来还是因为我无意中揭露了你盗用别人照片的事而耿耿于怀。

但是,即使这样,你也应该找个你有把握的科学问题来找我的茬吧。偏偏总找我最熟悉的地质现象与我争论。正式知会一下,我真的不好意思与你争。我记得在以前的博文中说过,我写过的文章中有许多现在我认为解释错的或不完善的东西,每次出野外带别人看地质现象时,我都提醒别人,我说得不一定全对。所以,希望嵇少丞教授找一找我写的有限的几篇文章,批一批其中的错误甚至可能已经是笑话的内容,顺便给科学界活跃一下气氛,这个是我最乐意见到的。因此我希望您能以正式的科学文章来回复“蹄窝”的争论,这样岂不完美?我可以在《地质论评》上等你,也可在任何一家英文媒体上等你。前提是你让评审者和编辑部看到我的文章和这篇博文。

2.苏德辰明显的缺少科技论文写作的基本练训,(他虽然是地科院地质所研究员,但是SCI论文记录很少)

   哈哈:嵇少丞教授的这条评论还用得着回答么?大家看看,这就是北美大学教授的逻辑。因为我的SCI论文很少,所以我缺少科技论文写作的基本训练,进而就能推断我所介绍的雨痕、泥裂、蹄窝等都是错的?“蹄窝”是假的?嵇少丞教授的这种逻辑恐怕科学界(不只是科学网)无出其右者。中国地质科学院可是地学界响当当的一块牌子,您想损我,可别把我们单位也连带上。

3.苏德辰无能回答大家对蹄窝说的质疑,只好装聋作哑。

下面我就来正式回答嵇少丞教授的质疑,让大家看看我的能力够不够。


(1)壶穴中,无论内中有水无水,皆有岩砾、沙粒,正是流水冲动它们在坑水中旋转研磨着洼处的石面,久而久之形成冲刷坑。坑中岩砾与沙粒就是我们要找的“作案凶手”。

另外再补充一下,古道的运输很少是双向等量的。想想看,京西古道上的毛驴最重要的用途是向京城运送煤炭。这些毛驴从京城能够运出等量的货物么?即使现在通讯特别先进的时代,运输的这种不平衡性也是经常存在的。

http://www.blog.sciencetimes.com.cn/home.php?mod=space&uid=2719683&do=blog&id=979272

吕洪波:北京西山古道蹄窝形成过程解析:http://www.blog.sciencetimes.com.cn/home.php?mod=space&uid=39040&do=blog&id=980561

高山:蹄窝成因-少一点站队多一点证据: http://www.blog.sciencetimes.com.cn/blog-907017-985411.html

嵇少丞:这样的”考古“可以休矣!http://www.blog.sciencetimes.com.cn/home.php?mod=space&uid=2687371&do=blog&id=986043

苏德辰:由“蹄窝”的真假说一说“大牛科学家”是如何做科学的:http://www.blog.sciencetimes.com.cn/blog-39317-553922.html

http://www.blog.sciencetimes.com.cn/blog-39317-741900.html

苏德辰:“泥裂”的科普——兼解嵇少丞教授的一个疑惑:http://www.blog.sciencetimes.com.cn/blog-39317-742043.html

苏德辰:雨痕的不均匀分布及视觉错误——答张学文老师:http://www.blog.sciencetimes.com.cn/blog-39317-742384.html

周永胜:京西古道上的马蹄窝,http://www.blog.sciencetimes.com.cn/home.php?mod=space&uid=51171&do=blog&id=490671  

=========================================



http://www.blog.sciencetimes.com.cn/blog-39317-985939.html

上一篇:奇美天成丹霞山
下一篇:地质有多美?

68 郑小康 赵美娣 陈楷翰 秦四清 尤明庆 李颖业 徐令予 陈子才 陈冬生 杨正瓴 姬扬 吕洪波 袁海涛 吕喆 张叔勇 李学宽 蔡小宁 王天一 刘洋 章雨旭 余国志 陈小润 史晓雷 姚小鸥 姚青 彭渤 邵鹏 魏焱明 王大元 赵建民 徐晓 韦玉程 武夷山 杨学祥 李志俊 肖重发 张磊 冯大诚 韩枫 朱志敏 徐明昆 杨光 鲍博 李亚平 庄世宇 李土荣 李健 袁贤讯 李英杰 张尉 张操 朱晓刚 刘光银 尉剑俊 ghzhou5676 gaoshannankai wuji2017 gduji biofans yunpeng3 pppoe201 aliala chenhuansheng chaijf ndgeo dulizhi95 ddsers liyou1983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1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18 11:2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