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科学 论文
搜索
又有一个孩子走了
热度 1 黄成 2021-12-5 21:29
11月23日,经济学家宋清辉12岁儿子不幸坠亡,事情发生在深圳市某小区,非意外。事发10天后,宋清辉向华商报记者证实,他一直在反思,儿子小升初以来,作业负担重、每周一次考试,各种打卡,学校对儿子心理疏导不及时。 按照这位父亲的说法,责任好像在学校一方。可不管怎样,孩子没了,一个花季少年就这样结束了自己的生 ...
个人分类: 科学论剑|301 次阅读|3 个评论 热度 1
那一刻,我长大了
黄成 2021-12-5 18:13
我的生活进入初中后,再没有过去那么闲适了,一切似乎都在为中考准备,学习学习再学习,考试考试再考试,成绩总是第一位的。 爸爸说,要好好享受青春时光,既要努力学习,更要树立起人生的理想。 我的理想?记得幼儿园时,好像说过想当航天员,之后就逐渐模糊了,不明确将来想做什么。 有一天,我和爸爸又谈起这个话 ...
个人分类: 闲话生活|414 次阅读|没有评论
我还是那个同志哥
黄成 2021-12-4 22:22
我还是那个同志哥 从井冈山走来 一顶八角帽 一双棉布鞋 一碗红米饭 就乐呵呵 我还是那个同志哥 从田地里走来 脚上满是泥 手上还有灰 脸也长得黑 整天乐呵呵 我还是那个同志哥 跟着毛委员走来 穿越过草地 爬越过雪山 冒着敌人的炮火 还乐呵呵 我还是那个同志哥 从战场转过身 ...
个人分类: 科学诗词|620 次阅读|没有评论
大河的想念
黄成 2021-12-2 19:01
有一条河 从这里流过 总是静静的 从不喧闹 也不汹涌 仿佛一池秋水 留给人的 只是踯躅的沉醉 这是一条大河 河面宽阔 就像你我的胸襟 敞开了 可以纳入一切 风云再起 大雨滂沱 河的那边 有一片沙滩 有一片树林 有一条无人问津的小路 它们无论春夏秋冬 都不曾离开 这一条大河 千帆 ...
个人分类: 科学诗词|1371 次阅读|没有评论
两个人的学习
黄成 2021-12-1 21:39
夜深人静 教室里依然有光明 两个人在学习 一个在黑板上演算 一个在讲台前伏案 没有这一份刻苦 哪来梅花来年绽放 无论什么时代 好学的人最可爱 知识是泼在纸上的墨水 它可以发散也可以蔓延 唯有青春可以与之作伴 因为学习好方肯钻研 因为想学好才会这般 努力是一种态度 拼搏是一种精神 坚持 ...
个人分类: 科学诗词|1268 次阅读|没有评论
我的书包
黄成 2021-11-27 21:48
爸爸说,我的书包太沉了,足足有四五十斤重,为什么不能减些书出来呢? 是啊,偌大的书包装得满满的,语数外,史地生,加上各色作业本、练习本,等等,一本都没有落下,全聚集在一起。 我也想过,像爸爸说的那样,每天按照课程表带上课本,可有时计划没变化快,万一哪天调课了,怎么办? 于是,我采取了最简便的方式 ...
个人分类: 闲话生活|696 次阅读|1 个评论
父子同画一幅画
热度 1 黄成 2021-11-21 16:20
父子同画一幅画, 风格迥异在色差。 黑白素描亦传神, 彩铅淡抹总如花。 (看得出哪张是我画的, 哪张是黄曦的画作吗?)
个人分类: 闲话生活|1098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1
山那边是大海吗
黄成 2021-11-11 08:47
山 像一堵墙 挡在面前 遮住了半边天 我在想 山那边是大海吗 我们这儿离海很远 正所谓“远在天边” 是看不见的 面朝大海的时候 我在想 海的那边有山吗 海与天相连 显得很苍茫 是看不清的 其实 山海之间 移动来移动去的 都是我们自己 高山让我们仰望 大海使我们凝视 我们在它们跟 ...
个人分类: 科学诗词|738 次阅读|没有评论
望江的人
黄成 2021-11-8 17:58
我站在窗前 眺望长江 江流千古不见人 过往的都是船只 没有白帆点点 在晴好的日子里 江天阔野 能够望见天尽头 还没到海边 我不钓鱼 亦不游泳 只看风景 惯看春月秋风 今天 是我和妻的生日 我在这头 她在那头 共饮一江水 同望海上升明月 2021年11月8日
个人分类: 科学诗词|858 次阅读|没有评论
我们俩:琴瑟和鸣
热度 1 黄成 2021-11-8 08:15
我们两个人 生不同年 出来的日子 却都选择了今天 今天晴空万里 一丝云也没有 是最美的季节里 最美好的时光 那一年 在碧波荡漾的湖畔 我们抚琴鼓瑟 把“秋之恋”奏响 十四个寒来暑往 我们依然青春年少 岁月是金色的阳光 给你和我扮上盛装 一起参加人生的欢宴 这里不只有美酒 不只是乐动 ...
个人分类: 科学诗词|661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1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6 04:0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