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高望远分享 http://www.blog.sciencetimes.com.cn/u/qsqhopeiggcas 天马行空,寻求真谛

博文

为四川大学新科研导向点赞 精选

已有 6317 次阅读 2022-1-16 13:32 |个人分类:热点关注|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202216日,在四川大学2021年度顶天立地的科研,即以攻坚克难为目标,以造福民族乃至全人类为宗旨。如此,才能体现自己不可或缺作用。

何谓责任?是孟子的“如欲平治天下,当今之世,舍我其谁?”;是诸葛亮的“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是范文正公的“以天下为己任。”;是钱学森的“科学无国界,但科学家有自己的祖国。”是啊,只有把生命和崇高的责任联系在一起,才能凸显生命的伟大,历程的壮丽。

俗语云“是骡子是马牵出来遛遛”。任何国家队说自己取得了某领域的卓越科技成果,得以攻克该领域公认的重大科技难题为标志,以成果的不可估量价值 “一剑封喉”。欲实现此,靠做那些跟风式的热点研究不行,靠做那些捡漏补遗的鸡肋研究不行,靠顶刊SCI论文为裁判也不行,须靠独辟蹊径开拓新路的长期扎实工作才有望实现。在解决难题的征途中,必然会发展原创理论和颠覆性技术,这也是国家倡导的科技优先发展战略。

要展现国家队的责任、担当和使命,需瞄准真问题,进而解决真问题,由此才能做出真贡献(卓越科技成果)。真贡献不是表面光鲜而内在虚幻的学术泡沫,而是脚踏实地的新发现新发明;真贡献不是夸夸其谈的卖弄资本,而是能真正为科技大厦添砖加瓦;真贡献不像鸡肋一样可随时丢弃,而像宝石一样恒久熠熠发光。

科学研究,尤其是基础科研,具有灵感瞬间性、方式随意性、路径不确定性的特点。这就需要科研人员从不同的视角来看待客观事物,以不同于别人的思路来理解客观事物的演变。如此,其中某位科研人员可能会找到解决某个基础难题的“突破口”,进而导致整体性的突破诞生卓越成果。纵观科学发展史,哥白尼、牛顿、爱因斯坦等科学巨匠们,主要是靠个人“灵光闪现”做出的伟大贡献,是靠智慧而非大量经费的成功典范。对某一领域的基础科研而言,人多并不意味着“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而往往由于思维趋于同质化,出现“人多自乱、鸡多不下蛋”的怪象。因此,对基础科研,宜鼓励科研人员或小团队的单打独斗,不宜盲目集群攻关。

然而,技术研发,尤其是重大或关键技术研发,往往涉及众多环节,通常需要一批不同专业的科研人员(大团队)协同攻关。

总之,分清科学与技术,制定科研政策时才能“有的放矢”,才能把“好钢用在刀刃上”。

仅有了正确的科研导向不行,还得把其落到实处才能开花结果,这就需要制订让科研人员静心钻研的相应科研成果评价措施。任何好的措施,应着眼于实绩而非“包装”,应聚焦于“疗效”而非“广告”,即看究竟突破了什么(学术定论/主流共识/思维定式/研究范式/现行做法/权宜之计/学术僵局等),提出了什么新原理/新理论/新方法实现突破的,意义多大。

但愿我国有更多的科研院所,参考四川大学的新科研导向,制订出有利于科技实质性进步的科研新政,引导科研人员安心做实事、做真事、做大事。只有这样,不管世事如何变迁,不管世界风云如何变幻,我国才能以强盛的科技实力巍然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http://www.blog.sciencetimes.com.cn/blog-575926-1321299.html

上一篇:创新过程之领悟、顿悟与开悟
下一篇:科技成果发布应慎重

30 姚伟 郑永军 檀成龙 周忠浩 谢力 武夷山 卜令泽 刘忆宁 贾玉玺 曾杰 胡泽春 陈新平 谢海涛 张学文 晏成和 杨正瓴 黄永义 孙颉 梁洪泽 李斐 诸平 周向军 高友鹤 张俊鹏 杨顺华 赵凤光 宁利中 徐长庆 徐荣超 王恪铭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5-25 18:2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