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科学 论文
搜索
以“三牛”精神攻坚克难
热度 4 秦四清 2021-1-5 11:01
有些“青椒”看了我写的“攻坚克难”系列博文【 1-3 】,说深受鼓舞,更加坚定了科技创新的决心,希望我以后有机会多写几篇这方面的文章。 近日,关于“发扬 为民服务孺子牛、创新发展拓荒牛、艰苦奋斗老黄牛(简称‘三牛’)的精神 ”话题,引起了大家的热议。 确实,科研人员也需要发扬“三牛”精神,才能做出 ...
个人分类: 热点关注|5577 次阅读|4 个评论 热度 4
寻找普适物理常数的一种途径
热度 1 秦四清 2021-1-3 15:54
有些同行常问我:“寻找普适物理常数有没有途径可循?”回答这个问题难度很大。不过,既然不少人关心这个问题,谈点自己的看法或许对别人的科研有所裨益。鉴于此,我将参考以前大师的研究并结合我们的实战经验,勉力为之。 物理学的一些基本概念、基本规律建立在严格的物理常数不变性基础上。海森堡认为:“一种新物理 ...
个人分类: 科研随想|4350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1
“牛”字开头成语接龙贺牛年
秦四清 2020-12-31 22:08
好几年不玩成语接龙了。今晚吃饱喝得了,突然兴致勃发,又玩了一把成语接龙,居然弄成了。嘿嘿。 成语接龙要求: ( 1 ) “ 以牛”字开头,用正能量四字成语接龙,最后再回到“牛”字结尾; ( 2 )下一个成语的第一个字与上一个成语的最后一个字相同,不允许用同音与谐音字。 结果: 牛 角 ...
个人分类: 生活感受|5289 次阅读|没有评论
简谈科研评价的优先抓手
热度 8 秦四清 2020-12-30 21:58
这些天,科学网博主讨论破“五唯”后如何进行科研评价的博文较多,但大多集中于对个人的评价方面。我觉得,科研人员应有一定的情怀,不要仅从个人角度考虑,更多地应从国家层面考虑。记得美国第 35 任总统肯尼迪发表就职演说时说过一句名言:“不要问你的国家能为你做些什么,而要问一下你能为你的国家做些什么( Ask ...
个人分类: 建言献策|4272 次阅读|26 个评论 热度 8
唐僧团队年度考核会纪实
热度 8 秦四清 2020-12-29 16:01
因今年花果山的疫情防控措施得力,是个“安全岛”,故唐僧团队的年度考核会在花果山举行。今年的考核会,唐僧请来了如来佛、观音菩萨和太上老君做评委。几人见面后寒暄了几句,落座后太上老君清了清嗓子朗声道:“我有一事儿不明,想请教诸位。在西天取得真经后,唐长老的三徒弟都改行做科研啦,这是脱虚向实的表现,很好 ...
个人分类: 建言献策|3478 次阅读|17 个评论 热度 8
讲课笔记:这拨博士生大有可为
热度 2 秦四清 2020-12-26 10:57
昨天上午,为博士生们讲授了“岩体工程力学前沿进展——非线性工程地质力学”课。从现场回答问题和提出的问题质量看,我觉得这拨博士生大有可为。 在第一节课开场白时我说:“博士生必须具有创造力才能达标,为此需要锻造问题意识、 开拓性思维与独辟蹊径解决问题的能力 。 ” 在问题思考部分,我提出了几个容易犯 ...
个人分类: 人才培养|6709 次阅读|4 个评论 热度 2
简论重大科学发现诞生的时机
热度 8 秦四清 2020-12-20 21:26
纵观科学史,几乎每一项重大科学发现诞生的时机需要:( 1 )当时已具备足够的知识和资料储备;( 2 )基于此,某位(或某几位)名不见经传的智者横空出世。例如, 在 开普勒行星运动定律 和大量天文观测资料的基础上 , 牛顿发现了万有引力定律,推动了科学的跨越式发展。简言之,重大科学发现通常需“站在巨 ...
个人分类: 建言献策|5559 次阅读|11 个评论 热度 8
备课笔记:如何培养博士生的创造力
热度 4 秦四清 2020-12-16 12:12
培养 博士生的目标完全不同于本科生和硕士生。本科生教育培养的是基本素质,硕士生教育培养的是工作技能,而博士生教育培养的是学术技 能。博士与学士、硕士的不同之处,绝非局限于知识积累的深度和广度,而是意味着更高的要求,即创造力的要求。譬如,诸多美国大学认为博士学位是授予“对知识有独创性贡献的人”,这说 ...
个人分类: 建言献策|8159 次阅读|10 个评论 热度 4
基金助我静心科研(续1)
热度 12 秦四清 2020-12-8 11:53
自从我 专注于滑坡和地震物理预测的基础研究后,因对接横向项目不感兴趣,逐渐由“土豪”成为了“贫农” 。 每到我给单位交绩效、交研究生科研补助费、交房租、交网络费和电话费的日子,常感觉闹心和难堪。虽然前些年我团队对锁固型滑坡和锁固段破裂行为的研究已得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的持续资助,但日子仍过得紧 ...
个人分类: 建言献策|16680 次阅读|27 个评论 热度 12
郑州学术行
热度 2 秦四清 2020-12-6 10:40
前几天,某位朋友打电话问我:“忙啥呢?还在搞滑坡和地震吗?”我答曰:“还在搞滑坡和地震呢,搞别的咱不会。年轻时,貌似会的不少;现在老了,只会搞锁固段一件事了,但把它彻底搞明白并非易事,是咱余生的心愿。” 扯远了,言归正传。应黄河勘测规划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吴总和路总的邀请,我于 2020 年 12 月 ...
个人分类: 热点关注|5288 次阅读|4 个评论 热度 2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18 09:3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