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0xu0008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www.blog.sciencetimes.com.cn/u/x0xu0008

博文

金庸冷门绝学的科研价值 精选

已有 5237 次阅读 2021-5-25 11:05 |个人分类:科普|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文 l 徐鑫

这是我的晴耕科研,雨读金庸」系列的第37篇。

iceland-1904295_1920.jpg

01

热门酒肉臭,冷门冻死骨。

金庸小说中有很多热门武功,拥趸者如过江之鲫,如《九阴真经》、《九阳真经》。

金庸小说中的很多冷门武功,追随者却如清晨之星,常常「富」不过一代。

然而,逝者不死,必将再起,其势更烈。金庸小说中有些冷门绝学,如彗星划过天际,如昙花偶露峥嵘,装饰了科研的原野,照亮了科研的夜空,它们虽然一代而绝,但是启发了后世的重大发现,从而在金庸武学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篇章。

火焰刀(鸠摩智)——大手印(灵智上人)、铁掌(裘千仞)

只见他左手拈了一枝藏香,右手取过地下的一些木屑,轻轻捏紧,将藏香插在木屑之中。如此一连插了六枝藏香,并成一列,每枝藏香间相距约一尺。鸠摩智盘膝坐在香后,隔着五尺左右,突然双掌搓了几搓,向外挥出,六根香头一亮,同时点燃了。众人都是大吃一惊,只觉这人内力之强,实已到了不可思议的境界。

鸠摩智在大理天龙寺施展了一次「火焰刀」,此后再未使用。

然而,灵智上人的「大手印」、裘千仞的铁掌,似乎都是渊源于「火焰刀」:在物理攻击中有火属性。

(沙通天)一抓下去,刚碰到灵智上人的后颈,突感火辣辣的一股力道从腕底猛打将上来,若不抵挡,右腕立时折断。

灵智上人来自藏边,而鸠摩智是吐蕃国师,两人武功也很相似,所以灵智的「大手印」恐怕来自鸠摩智的「火焰刀」。

裘千仞的铁掌可能不是直接来源于「火焰刀」,而是借鉴了火焰刀的火属性特征。

冰蚕劲(游坦之)——寒冰真气(左冷禅)、幻阴指(圆真)

原来萧峰少了慕容复一个强敌,和游坦之单打独斗,立时便大占上风,只是和他硬拚数掌,每一次双掌相接,都不禁机伶伶的打个冷战,感到寒气袭体,说不出的难受。

天龙里面游坦之的易筋经+冰蚕劲力天下无双,连乔峰这样的人物,面对游坦之打斗每一掌都觉得一阵寒意,足以说明冰蚕劲力的霸道。

冰蚕劲力自游坦之跳崖而死就不见了,可是后来的左冷禅却从中得到启发,战胜了任我行。

原来左冷禅适才这一招大是行险,他已修练了十余年的“寒冰真气”注于食指之上,拚着大耗年力,将计就计,便让任我行吸了过去,不但让他吸去,反而加催内力,急速注入对方穴道。这内力是至阴至寒之物,一瞬之间,任我行全身为之冻僵。左冷禅乘着他“吸星大法”一窒的顷刻之间,内力一催,就势封住了他的穴道。

嵩山派虽然毗邻少林寺,但不是佛教来源,左冷禅名字为什么叫冷禅?恐怕一方面是示以同源,怀柔少林寺用的,更重要而隐含的,恐怕是纪念游坦之的冰蚕。

圆真也曾用阴寒的「幻阴指」封住了明教五散人和光明左使杨逍。

生死符(天山童姥)——三尸脑神丹(魔教)

童姥道:“我这生死符,乃是一片圆圆的薄冰。”

接着便道:“更何况每一张生死符上我都含有分量不同的阴阳之气,旁人如何能解?你身上这九张生死符,须以九种不同的手法化解。”

“这生死符一发作,一日厉害一日,奇痒剧痛递加九九八十一日,然后逐步减退,八十一日之后,又再递增,如此周而复始,永无休止。每年我派人巡行各洞各岛,赐以镇痛止痒之药,这生死符一年之内便可不发。”

「生死符」是天山童姥的独门暗器,有威慑控制的作用,端是厉害。然而,「生死符」的使用需要高手,需要内力、手法,所以产能是短板。

「三尸脑神丹」很好地解决了量产的问题。

黄钟公和秃笔翁、丹青生面面相觑,都是脸色大变。他们与秦伟邦等久在魔教,早就知道这“三尸脑神丹”中里有尸虫,平时并不发作,一无异状,但若到了每年端午节的午时不服克制尸虫的药物,原来的药性一过,尸虫脱伏而出。一经入脑,其人行动如妖如鬼,再也不可以常理测度,理性一失,连父母妻子也会咬来吃了。当世毒物,无逾于此。再者,不同药主所炼丹药,药性各不相同,东方教主的解药,解不了任我行所制丹药之毒。

「三尸脑神丹」的思想,如需要解药、复杂配方、个体精准投放特征,都源于生死符。但「三尸脑神丹」化「生死符」的物理属性为化学属性,不用耗费高手内力,可以量产,可以委托手下管理、使用,辐射范围远好于「生死符」。

所以,使用「生死符」的只是一个古怪的老太太,而使用「三尸脑神丹」的则是江湖著名门派的首脑。

化功大法(丁春秋)——千蛛万毒手(殷离)

他(丁春秋)所练的那门“化功大法”,经常要将毒蛇毒虫的毒质涂在手掌之上,吸入体内,若是七日不涂,不但功力减退,而且体内蕴积了数十年的毒质不得新毒克制,不免渐渐发作,为祸之烈,实是难以形容。

丁春秋的「化功大法」用毒物喂成,殷离也是如此。

盒中的一对花蛛慢慢爬近,分别咬住了她(殷离)两根指头。她深深吸一口气,双臂轻微颤抖,潜运内功和蛛毒相抗。花蛛吸取她手指上的血液为食,但蛛儿手指上血脉运转,也带了花蛛体内毒液,回入自己血中。

同归剑法(丘处机)——天地同寿(殷梨亭)

当即剑交左手,使开一套学成后从未在临敌时用过的“同归剑法”来,剑光闪闪,招招指向柯镇恶、朱聪、焦木三人要害,竟自不加防守,一味凌厉进攻。

全真派有为了对付欧阳锋的「同归剑法」,武当派则有「天地同寿」。

这一招更是壮烈,属于武当派剑招,叫做“天地同寿”,却非张三丰所创,乃是殷梨亭苦心孤诣的想了出来,本意是要和杨逍同归于尽之用。

武当和全真有很多相似之处:祖师都是天下第一的高手;都是七个弟子且武功不如乃师;都有阵法如全真的「北斗七星阵」、武当的「真武七截阵」;另外就是都有「同归剑法」和「天地同寿」这种两败俱伤的打法。

碧海潮声曲(黄药师)——七弦无形剑(黄钟公)

这套曲子(《碧海潮生曲》)模拟大海浩森,万里无波,远处潮水缓缓推近,渐近渐快,其后洪涛汹涌,白浪连山,而潮水中鱼跃鲸浮,海面上风啸鸥飞,再加上水妖海怪,群魔弄潮,忽而冰山飘至,忽而热海如沸,极尽变幻之能事,而潮退后水平如镜,海底却又是暗流湍急,于无声处隐伏凶险,更令聆曲者不知不觉而入伏,尤为防不胜防。

黄药师的「碧海潮生曲」攻人内力,非常厉害。金庸小说中只有黄钟公隔代遗传了这项绝学。

他知道黄钟公在琴上拨弦发声,并非故示闲暇,却是在琴音之中灌注上乘内力,用以扰乱敌人心神,对方内力和琴音一生共鸣,便不知不觉的为琴音所制。琴音舒缓,对方出招也跟着舒缓;琴音急骤,对方出招也跟着急骤。但黄钟公琴上的招数却和琴音恰正相反。他出招快速而琴音加倍悠闲,对方势必无法挡架。

黄钟公也姓黄,恐怕不是没有原因的,是不是其实叫「钟黄功」(钟意黄药师的武功,尤其是「碧海潮生曲」)?

黄钟公还有自己发挥,即招数和内力相反,非常的难以抵御。

泥鳅功(瑛姑)——金蛇游身掌(夏雪宜)、飘雪穿云掌(郭襄)

但说也奇怪,手掌刚与她(瑛姑)肩头相触,只觉她肩上却似涂了一层厚厚的油脂,溜滑异常,连掌带劲,都滑到了一边

瑛姑的武功在金庸小说中不入流,但她是一个创造力极强的人物(延伸阅读:瑛姑的科研路)。她隐居黑沼,居然从泥鳅身上悟出了「泥鳅功」,非常难得。

多年以后,《碧血剑》中金蛇郎君夏雪宜可能从瑛姑的创造中得到启发,开发了「金蛇游身掌」。

又拆得数十招,袁承志突然拳法一变,身形便如水蛇般游走不定。这是金蛇郎君手创的“金蛇游身拳”,系从水蛇在水中游动的身法中所悟出。

除了金蛇郎君,郭襄在少室山下初斗无色禅师的时候,也用过瑛姑的「泥鳅功」。

她当年在黑龙潭中见瑛姑与杨过相斗,弱不敌强,使“泥鳅功”溜开,这时便依样葫芦。

后来峨嵋派有「飘雪穿云掌」,就是灭绝师太和张无忌三掌赌局的第一掌,掌力吞吐闪烁,是不是郭襄从「泥鳅功」得到的启发,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可能性不小。

龙象般若功(金轮法王)——乾坤大挪移(张无忌)

那“龙象般若功”共分十二层,第一层功夫十分浅易,纵是下愚之人,只要得到传授,一二年中即能练就。第二层比第一层加深一倍,需时三四年。第三层又比第二层加深一倍,需时七八年。

金轮法王死后,「龙象般若功」不存于世。达尔巴等人都没有继承衣钵。金轮法王看好的郭襄也拒绝了他。然而,「龙象般若功」的精神血脉是流传下去了的。

见羊皮上写着:“此第一层心法,悟性高者七年可成,次者十四年可成。”心下大奇:“这有甚么难处?何以要练七年才成?”

但见其中注明:第二层心法悟性高者七年可成,次焉者十四年可成,如练至二十一年而无进展,则不可再练第三层,以防走火入魔,无可解救。

张无忌的「乾坤大挪移」和「龙象般若功」很像:都是来自西域的武功;都是运使巨大力量的法门;最关键,难度都成指数增加;而且,最高层次都没有人练成,后者第七层不完整,前者据说到可达十三层,但无人得窥绝高境界。

雷公轰(青城派)——手枪

那汉子点头道:“不错。”左手伸入右手衣袖,右手伸入左手衣袖,便似冬日笼手取暖一般,随即双手伸出,手中已各握了一柄奇形兵刃,左手是柄六七寸长的铁锥,锥尖却曲了两曲,右手则是个八角小锤,锤柄长仅及尺,锤头还没常人的拳头大,两件兵器小巧玲珑,倒像是孩童的玩具,用以临敌,看来全无用处。

诸保昆生平最恨人嘲笑他的麻脸,听得姚伯当这般公然讥嘲,如何忍耐得住?也不理姚伯当是北方大豪、一寨之主,左手钢锥尖对准了他胸膛,右手小锤在锥尾一击,嗤的一声急响,破空声有如尖啸,一枚暗器向姚伯当胸口疾射过去。

古代的暗器,或者用手发射,如镖,或者用弹力发射如弓箭、袖箭,但是凭借打击力发射的,只有雷公轰。

而我们知道,凭借打击力发射的,还有手枪,只是用火药产生这种击打力量。

早在天龙时代,雷公轰就启迪了后世手枪的发明。

释迦掷象功(尼摩星)——大炮

他(尼摩星)这一掷乃是天竺释氏的一门厉害武功,叫作“释迦掷象功”。佛经中有言:释迦牟尼为太子时,一日出城,大象碍路,太子手提象足,掷向高空,过三日后,象还堕地,撞地而成深沟,今名掷象沟。这自是寓言,形容佛法不可思议。后世天竺武学之士练成一门外功,能以巨力掷物,即以此命名。

抛巨物伤人的有投石机,后来的大炮恐怕也是从投石机演化来的。尼摩行的「释迦掷象功」极有可能启迪了后世大炮的发明。

天龙、射雕是金庸武侠创造力的巅峰,确实如此,连冷门绝学也最多(延伸阅读:物种灭绝是导致金庸人物武功退步的原因)。

这些冷门绝学不一而足,流传不广,大多一代而绝,但是都充满想象力,给后世发明创造留下了巨大的想象空间。

02

热门的科学研究常是从冷门开始的。

范内瓦•布什(Vannevar Bush)是美国最伟大的科学家和工程师之一,也主导了美国的科技发展。他在谈到关于科研人才培养时强调:能做科学研究的人极少,但是要找到这极少的人需要一个很大的基础人群。(公众号「赛先生」,作者吴军)

其实这句话可以套用一下:真正有价值的科学研究极少,但是要找到这极少的科学研究,需要一个很大的基础研究

比如基因组编辑技术也曾是冷门。

2003年,西班牙微生物学家Francisco Mojica投给Nature的关于CRISPR的论文遭到拒稿。这只是Francisco遭受拒绝的开始,之后的两年里,《美国科学院院刊》、《分子微生物学》和《核酸研究》先后拒绝了他。

直到2005年,《分子演化杂志》才接受了Francisco的CRISPR论文。

然而,当2011年Emmanulle Charpenter的论文昭示CRISPR有基因组编辑潜力之后,CRISPR的研究如火箭蹿升般一日千里,更在2020年拿到了诺贝尔奖。

冷门和热门,是对立统一的。冷门可以变成热门,热门也可以变成冷门。

03

冷门研究有时候会救命。

冷门绝学救命的例子,是mRNA疫苗。

在新冠病毒爆发之前,人类从未有过mRNA疫苗;然而,人类应对新冠的首批疫苗,都是基于mRNA技术。

研究mRNA疫苗是名副其实的冷门绝学。Katalin在这个冷板凳坐了30多年。

mRNA疫苗之所以冷门,是因为两个原因,一是mRNA很不稳定,二是mRNA会被免疫系统当作外来物识别。

Katalin发现第一个问题还是挺好解决的,比如用脂质体等包裹mRNA,就可以提高稳定性,但是第二个问题似乎判了mRNA疫苗死刑:会被免疫系统攻击那还有救吗?

有的。Kalatin后来发现同属RNA的tRNA就不会被免疫系统攻击,这是因为tRNA携带一种叫做伪尿苷的分子。

于是2005年,Kalatin想到在mRNA中添加伪尿苷,从而避免免疫系统攻击。

德国的生物新公司(BioNTech),就是这次新冠疫情最先做出疫苗的公司,慧眼识珠,购买了Kalatin的mRNA掺入伪尿苷修饰的专利。

2020疫情爆发后,生物新公司公司迅速应对,11月8日就拿到了第一批疫苗的临床阳性结果,这在传统疫苗领域是不敢想象的。

冷门绝学,成了救命之学。

04

保护冷门,需要个人的坚守。

比如2019年1月份,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生命科学学院一名普通副教授许晓东的课题组,在Nature Communications杂志在线发表了题为A viral expression factor behaves as a prion的研究论文,报道了第一个由病毒编码的朊病毒。

比如2020年4月17日,一所普通的高校,浙江万里学院,葛楚天、钱国英等在Science在线发表题为“Temperature-dependent sex determination is mediated by pSTAT3 repression of Kdm6b”的研究论文,该研究发现红耳龟中温度通过表观遗传机制调控性别转换。

朊病毒、红耳龟性别转换,恐怕都是冷门。普通高校的普通研究人员敢于从事冷门绝学,让人看到了希望。

保护冷门,更需要国家、政府层面的宏观调控。

我国所提出的破五唯,也能给冷门绝学提供生存的土壤。

04

对冷门的坚守,是极为不易的。

但是,正如大仲马说,人类所有的智慧都包含在这两个词里面:等待和希望

All human wisdom is summed up in two words: wait and hope.

中国也有一句类似的话,我更喜欢:

十年饮冰,难凉热血

-完-

注:图片来自pixabay。

往期文章

 令狐冲:有个一起读研的女友是种怎样的体验?

相关文章

金庸武功的引用次数和影响因子




http://www.blog.sciencetimes.com.cn/blog-876720-1288169.html

上一篇:金庸群侠的科研品味
下一篇:金庸小说中的毕业赠言

11 黄健 康建 曾杰 黄永义 徐耀 姚伟 王林平 吴斌 尧中华 郑宇 吕建华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18 13:1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